和光同尘—家远路遥遥

我要是再喜欢三日月我就是pig

【如何反撩刀男一百式】

【又名审神者作死日常】

当和刀男相处时如何反攻


我们是?——审神者!

要做什么?——撩刀男!

然后呢——撩完就跑真刺激!


极度ooc,恋爱脑,总攻型女审,可能会有续集吧

因笔力有限只选取了部分刀刀,对于没有入选的刀刀绝对没有不喜欢的意思


药研藤四郎 

因为近日作为审神者的工作量增加而时常感到饥饿的你,


终于忍不住偷溜出房间,一路小心翼翼地摸进本丸厨房,四下张望没有发现第二人的存在,便放心大胆的拉开冰箱,熟练的找到巧克力棒并撕开了包装。


你开心的抽出一根巧克力棒正打算咬一口,结果却发现眼前的零食被人抢走,转头就看到了穿着内番服的药研,再细长白嫩的腿也抵消不了眼镜背后可怕的反光。


“药…药研,好巧啊…你也来加夜宵的吗?”


你强撑着没有当场犯怂,第一次加夜宵就被药总抓现行翻车还真是刺激。


“大将,饮食不规律是有害健康的,半夜吃零食对牙齿和体重……”


好好的低音炮用在说教上真是暴殄天物啊


许是为了结束药研的说教,又或者是来自极度饥饿的人的动力,身为大将的你仗着身高优势,顺势反手将他壁咚在冰箱门上,趁着对方晃神的一瞬,抢过巧克力棒咔擦咬了半口,不带一丝犹豫地堵上了药研的双唇,唇齿间交缠,你慢慢的将巧克力棒度给他。


“这才是偷吃零食的正确姿势哟”


长谷部 


每个本丸的相同的付丧神在性格上多少有不同之处,但是对于在你的本丸的长谷部来说,只能用超级大醋缸来形容他。


回想起前日因为男性同事的搭讪而醋意大发的长谷部,你心里对此既无奈又哭笑不得。停下了正在书写的笔,偷瞥长谷部越发走了神。


端正跪坐在对面的长谷部察觉到你的视线,似是对于你被罚抄审神者守则还如此不上心感到有些不满,握拳轻咳一声,拉回了处在发呆边缘的你。


“阿路基,工作之外也请认真对待。守则您抄完了吗?”


“当然了……”


你假装随意地递给他抄写纸稿,长谷部接过一看,果不其然你没有认真抄写什么所谓的守则,而是满满一页的压切长谷部。


满满一页他的名字,规整秀婉的字体,就像你对他的爱,含蓄又娇矜。


抬头凝视着长谷部,你只是温柔一笑


“一页不够的话,我用一辈子写你的名字好不好?”


山姥切国广 


合战场陷入了焦灼状态,山姥切率领的第一部队不幸正处在敌军包围圈之下,身边的队友也大多负伤战斗力锐减。


身负队长重任的他必须想尽办法带领队友们突破重围,此刻他已经顾不得披风的破损和身上的伤口,迅速地擦掉脸上来沾到的鲜血,握紧刀柄,反转刀刃准备与面前突刺前行的敌刀拼死一搏。


危难时刻,数只箭矢带着威压破空逆风而来,一刹那便射穿了敌刀身体,眼前的威胁顷刻间消散。


露出势在必得的表情,带领着增援部队的是佩戴笼手,手持弯弓的你。


凛冽寒风卷起你的黑色长裙,


“当审神者是吃素的么?竟敢对我的男人动手。”


蜂须贺虎彻 


得知时政开放蜂须贺的极化之后,你立刻为他准备好了整套道具。


临行之前他实在不放心你,忍不住多叮嘱你要注意礼仪,别天天带着短刀们上房揭瓦。


相处日久你也能理解蜂须贺的劝导,深知他一贯是这样负责认真又温柔的真品作风,借着出门修行的理由你不由得起了捉弄他的心思


你假意皱眉生气的样子,摇一摇他的手有意地吸引他注意力。


“蜂须贺还说我对于礼仪有所欠缺,其实你自己也一样嘛。”


蜂须贺大为不解“我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主君?”


“当然了,我是来自现世的人,那么要求你用与这个时代相应的礼节跟我道别总没错吧?”你继续忽悠他。


“主君所处现世的道别礼节与我所知的是有不同么?”蜂须贺很困惑,面对你的间接撒娇他的智商总是会暂时性负数。


“的确不同,那让我来教你现世的人是如何道别的吧。”离忽悠成功只差最后一步。


你轻轻踮起脚,仰头亲在蜂须贺的脸颊旁,紫色的发丝拂过唇边,他的眼中全是你的身影。

















评论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