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同尘

业余写手,coser ,吃刀男all审

【药研藤四郎】X【审神者】
笑一个呗药研,茄子~~(。・ω・。)ノ♡
我的初锻刀,他有辣么好( ー̀дー́ )

【审神者是兄妹?!】(段子体)

双生兄妹审神者设定,同尘(兄长)X和光(妹妹),带有刀刀们出场

灵感来源双生梗题还有自家的蠢兄长,糖多不发刀

多OOC,小学生文笔,段子体


1. 第一次去时政登记审神者身份信息时,摄影师看着一前一后进场的兄妹二人,切身感受到了遗传学CtrlC加 CtrlV的神奇。


“我们兄妹还是很好区分的,差别就在于......”和光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解释。


作为兄长的同尘推了推黑框眼镜


“......她没有我秃头秃得快。”


2. “小时候我和兄长一起练同样的字帖,现在也会下意识写出相似的字迹。”和光端坐着批改完了近期的文件并署上了姓名,递给了坐在桌对面的歌仙,“有时候连我们的父母也会分不出是谁的字迹呢。”


【要达到如此地步,肯定花费了不少功夫吧。】


“那可不,我从小到大的作业和卷子大半是拜托他写的,这不年纪轻轻就秃头了。”


今日的审神者也依旧在歌仙暴走的边缘大鹏展翅。


3. 【审神者的私人柜子里都有什么?】


药,各种各类治疗心脏疾病的药,从肝素林到硝酸甘油一应具有。


面对数量繁多的药品和操作手法熟练的和光,药研开始紧张起来他的大将是否隐瞒了他所不知道的疾病在身。


“都是给兄长的药,他定期必须要吃的。”和光翻看着手中的验血报告,


语气平淡仿佛只是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事一样。


“我和他都习惯了。”


4.诚实地评价下自家的审神者:


“意外的好养活吧。”一位路过的热心付丧神,鹤丸国永先生如是说道。

“两个主君从来不会挑食,光坊做什么料理都能吃完的。”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下:“主君一次可以生吞五个鸡蛋,这真是吓到鹤了。有次差点双双当场哽死,光坊还自责了很久呢......”


——————————————————————


叮~~  鹤丸先生您的一个月马当番安排已到账请签收,发货人烛台切光忠。


5.脸黑是真的没法救的,而有些人黑到出乎想象。


“还有什么比锻刀只出130和沟沟乐更黑的么?”前来本丸探访的同事不解地看着同尘。


同尘翻开妹妹的日记本首页,入目便是醒目的几个中文:【好喜欢三日月】


偶然翻妹妹的零食储备箱却翻出了这样大写加粗的震惊消息。


身为兄长的同尘感觉自己的头顶更凉了呢。


对着不明所以的近侍三日月,同尘露出了“自家妹妹要被为老不尊的老头子拐跑了”的悲愤表情。


6.从不觉得自己是妹控的同尘,总是习惯性地抓住妹妹的手一起过马路,并不厚实的肩膀在和光眼中看来却是能让人感到安心的存在。

   ————————————————————

   就像现在身处本丸面对着时间溯行军的反攻,脆弱的后背永远是交给血脉相连的亲人一样。


7.从不觉得自己是兄控的和光,在注意到被雷声吓得瑟瑟发抖的兄长时,总是会默默伸出手捂住他的耳朵。

   ————————————————————

  利刃贯穿了胸膛,鲜血喷薄而出。


用沾满鲜红的双手轻轻地附在兄长的耳朵上,一如她保持了多年的习惯


“不怕,听不到了。”

  


  


8.“真是不甘心就此结束啊......身为审神者......”

  和光微微垂眸,被绷带缠住的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藏不住的伤痛和过往。


在夕阳余晖下,她笑得那么悲伤。


——————————————————

“姬君,排位您已经十连跪了。”


老爷子三日月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利落地收走和光的手机,并附赠一个温柔摸头杀。


“还请好好养伤,我......不能再失去您了......”


9.“以前听到父亲对着我和和光哼唱这首歌曲,我还没有弄明白”

   

     【he’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he will be a man for you when i am dead...】


      同尘紧紧地将牵起妹妹的手,跨过转瞬而逝的过往,无比郑重地将多年来守护的珍宝,交给了另一位“骑士”的手中。


       他笑得那么温柔,模糊的镜片挡不住真诚的祝福。


      “现在我能理解了。”


  

10.信息>草稿箱

 

      和光,


      我现在在飞机上,还有一小时后就能再见到我了。还记得我说要给你带的幼儿玩具吗?想不到吧我带了一行李箱回来,我敢保证小外甥肯定会喜欢。

      等见面的时候你可不许笑我掉头发,三日月那老头子更不行记住没!好了,飞机不知为何抖得厉害,我也觉得胸口不是很舒服呢,先吃点药睡会觉,到机场了再联系你。


    (信息未发送,请重试。)

   



#表情包挑战#X#歌仙兼定#
非常努力地想表现初始刀歌仙的风雅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跑偏了,半小时速涂的产物姑且就这样吧~
不要问婶婶去哪里了,餐桌上摆着的那盘红烧咸鱼就是我_(:з」∠)_

【三日月X女审】把你比做夏日(高甜)(X)

意识流写文,结构特别乱
极度ooc预警
借用莎翁的sonnet18和德哈视频的中文翻译
起因是一直没有三日月而小怨念的我终于下手了

刚显现人身的三日月宗近第一次见到审神者,
她正陪着陆奥守在田地里劳作,
灰头土脸的样子,卷曲短发黏在脸庞。
弯弯的眉眼比夏日更温和,清澈。

“三日月殿,要一起来吗?”她挥舞着锄头,
一双新月在眼眸里摇曳,分不清是惊吓还是好奇,

或许是年少的针锋相对,独属于少女的调皮又幼稚的小把戏,
恶作剧一般地捉弄逃掉内番的三日月,
偷笑总是做出绿刀装的他。

言语是那么肆意,可眼神的笑意却总是那么隐秘,
忧郁的月色中,是她神色难喻的面孔。


无数次嘴硬心软的细心手入,
从傍晚燃烧到清晨的烛火,
从首阳到冰月的四季。

她的泪水她的欢笑,她的黑发她的容颜,
日光微朦,拥抱月光落下的阴影。

或许是机缘巧合下的冲动,或是顺其自然的从容,
紧扣的十指,宽慰着心房的悸动,
血液流淌,热烈而汹涌的爱意,
抬头亲吻他发间的流苏,
那一瞬,沧海桑田。

战争,杀戮,犹如狂风骤雨,将夏日无情吹散,
血肉撕裂的痛楚,伴着半截破碎的诗篇,
摇摇欲坠直至飘然凋零。

满目所见皆是苍白,
春华秋实,从未永恒。

跨过死亡的阴影,徘徊于不朽的岁月,
与她背道而驰,
再也看不见,
再也握不住她的手。

巧合相逢的命运,终究是平行于各自的轨道,
各自安好,再无交集。








当阿路基洗了牙

阿路基X自家搞事刀男
无厘头搞笑风,细节bug多
第一次写刀剑乱舞,ooc归我,还请多多见谅

一.

歌仙兼定本以为今天就是陪审神者去时政做一次普通的身体例行检查,他没想到自家审神者转眼就被绑进了牙科分部,坐上了专业洗牙齿的躺椅。不出所料,里面传来了审神者哭爹喊娘并口齿不清的求救,还伴着机器滋滋作响水花四溅。

   

“阿路基,擦口水的纱布都歪了,”歌仙固定住审神者的肩膀不让她乱动,“真是不风雅呢。”

露出文系刀的和善微笑。

“不好好配合的话,新买的舞台剧配信我可就先没收了。”

涉及到生死攸关的大事,审神者发挥出了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优良传统,乖巧听话地躺在椅子上,宛如万州烤鱼。

二.

鹤丸觉得没有什么事比看审神者吃瘪更好玩的了,因为牙齿而不能吃好吃的,多么光明正大的捉弄借口啊,正好光忠麻麻特制火锅在医嘱明令禁吃的行列上。

来,毛肚,小伽罗张口,啊~~~

阿路基啊,你的眼里为什么饱含泪水,是被伊达组的深情厚谊而感动哭了吗?

三.

蜂须贺给审神者买了很多牙齿健康护理产品,各种功效五花八门从美白到闪闪发光一应具有,等等,闪闪发光是什么鬼?

二姐!不不不我不需要金牙齿!镶钻的也不要!!

事后拿到本丸小判账单的博多说自己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他想回大阪城吹吹风。

四.

三日月宗近听说审神者的经历后一反常态没有哈哈哈,反而拉着喝茶组的两把千年老刃一起去了时政的医院

带着小狐丸和莺丸美滋滋地做完了按摩服务,转眼又躺倒在针灸的床上。

等审神者火急火燎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脑门插满了针的三只走失老人。

杠铃般的哈哈哈你跟我说这是天下五剑最美的那把???

被审神者在茶里添了火锅底料的三日月宗近说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个经不起折腾的老爷爷。

















临睡前草率的画了新爱的图,官方粮太少了 动力非常不足_(:з」∠)_ 跪 求大触们产粮

【新希X单边眼镜】

复健之作,最近沉迷眼镜控所以给新希小可爱加了小道具嘿嘿嘿(๑•̀ㅂ•́)و✧

【这他娘是老子的独立团吗】X【三日月宗近军大衣版本】
受东隅有桑大大的文章启发,速涂了一张三日月的老干部画风,画渣勿喷(。•ˇ‸ˇ•。)
高呼社会主义本丸大法好(๑•̀ㅂ•́)و✧

【新希醬的心意便当】
父亲大人会喜欢吗?(๑•́ωก̀๑)

机翻的日语,瞎涂一张小花脸(´゚ω゚`)

【安静午睡的新希X鹿台】
乖乖戴上耳朵和尾巴的两只,睡午觉似乎也不安生呢|・ω・`) 暗处痴汉的我爱罗一个

有想偷小孩子的吗?新爱代我CP讨论群787231609等你加入'(๑•́ωก̀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