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同尘—家远路遥遥

我要是再喜欢三日月我就是pig

占tag致歉,自己和太郎太刀的【刀装问答】记录

真实案例,我被太郎甜得不要不要的,这个男人我是真想上【不,住嘴】


絮絮叨叨了一堆情话,拐着弯地表白太郎,问他听到我告白心情怎么样嘛?非常直球地给了一个金刀装!


之后又提到说在本丸的他们会不会看到我手机里的消息,比如存的图,视频,写了谁的文之类的。(天知道我手机里有多少关于刀男的小黄图)太郎明确的表示知道并说本丸大家都清楚而且看过


少女心并羞耻心炸裂!(⁄ ⁄•⁄ω⁄•⁄ ⁄)


之后一顿手忙脚乱的解释还拍着自个儿的肝保证绝对只想上本丸的他还有大家,没有想过别的野男人,末了腻腻地跟太郎撒娇说,他来到尘世就别再想回天上了,一直得陪我还不许反悔


果然又是金刀装!


(๑•́ωก̀๑)太郎他超可爱有没有!!!好想写他的文,两个傻白甜(大误)的恋爱日常什么的


【最后一天不皮怎么行】【all审向】

迟到的元旦贺文!!!献给所有的审神者和刀男们!祝大家新的一年开开心心!!!


高甜预警!!!


ooc属于我,以婶婶角度去记录一天的日常,人称不定,文有点长,还请看完,分界线是表示两个世界的相隔


     02:00 见证鲶尾藤四郎用马粪炸了马厩。


  02:01 被吓醒。


  02:05 写好鲶尾的远征安排,接着睡。


  02:15 梦见长谷部被塞了一百个牡丹饼最后活活撑晕过去。


  02:16 被吓醒。


  02:20 想起本丸没有面粉了,接着睡。


  02:30 目睹三日月全身变成了白色即将消散,说:主人请原谅我。


  02:31 哭醒。


  02:32 眼睛哭肿,睡不着了。


  02:39 觉得冷,重新插上电热毯。


  02:40 再裹上一层毯子。


  02:45 真暖和,睡着了。


  06:26 出不来了。


  06:30 好热,挣扎。


  06:35 用力过猛,在掉下床的边缘试探。


  06:38 突然看到蜂须贺虎彻的脸,被吓到而头朝地掉下床。


  06:39 被说教中。


  06:40 蜂须贺亲自给你洗脸。


  07:15 化好妆容。


  07:20 趁着独处机会,恳求他给点小奖励。


  07:25 蜂须贺亲了亲你的额头。


  07:30 走廊上,思考今日的内番出阵安排,记到小本本上。


  07:35 踩到刀装。


  07:36 平地摔成狗啃泥。


  07:37 看到周围没人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走。


  07:40 走到厨房却被一声巨响吓到差点撞上柱子。


  07:41 提着灭火器飞速冲进现场。


  07:45 白色又混杂着黑乎乎一身的远看真像鹤丸国永。


  07:46 你别说,还真是他。


  07:47 心情复杂,想修理他。


  07:50 看到他献宝似的端出焦黑的曲奇饼干,又心软了。


  07:59 收拾好灾难现场。


  08:00 路过三枪部屋。


  08:01 门没有关紧,传出酒味并裹着呼噜声。


  08:02 溜进去挨个叫醒,


  08:09 带着他们准备前往万屋采购


  08:10 万屋人太多,假发快被挤掉了。


  09:45 买了好多东西,感觉快破产。


  09:46 看到大福团子还有酒


  09:47 悄悄用工资买下来,虽然自己并不喜欢酒和甜食。


  09:49 看到避孕套,


        09:50 反正没有开寝当番,藏起来别让他们看到。


  09:52 想起来今天时政发工资,有点高兴。


  10:01 心算了一下上个月的账单,再算了这个月本丸的开销,好想辞职。


  10:03 再不加薪就把狐之助炖了。


  10:05 心疼扛着重物的蜻蛉切日本号还有御手杵,努力踮脚给他们擦汗。


  10:09 分发每振刀的新年礼物。


  10:10 发现三日月又逃了内番。


  10:12 去求助小乌丸。


  10:20 欣赏三日月被压着锄地时腰酸背痛的表情。


  11:21 感激小乌丸的配合,坐下来一起消灭完了三日月的茶和茶点。


  11:21 欣赏三日月宛如老年痴呆的表情。


  11:30 招呼本丸的刀们入座吃午饭。


  11:32 吃饭前带着短刀和胁差们轮流洗干净了手。


  11:33 吃到丸子里的硬币,差点吞下去。


  11:34 髭切又不记得他弟弟的名字了,气氛一度很微妙。


  11:35 但是他记得午饭的四喜丸子,所以叫膝丸为四喜丸。


  11:36 本来想安慰下委屈巴巴的膝丸


  11:36 髭切也不记得审神者的名字了。


  11:37 和膝丸一起对着抱头痛哭


  12:05 和神刀们一起进行祈福仪式。


  12:05 石切丸又迟到了


  12:15 听的昏昏欲睡强打精神。


  13:50 仪式完成。


  13:55 想要石切丸和太郎太刀的举高高。


  13:56 用力太过,不小心举穿了天花板。


  13:57 往脑门缠绷带,安慰两位神刀这是开门红的好征兆


  13:57 小狐丸和鸣狐端着油豆腐进来。


  13:58 看着的五颜六色的油豆腐,呆了。


  14:00 写了一会年终报告,好饿。


  14:20 挑了一块pink pig形状的油豆腐。


  14:20 刚要放进嘴里,有人推门进来,赶紧吞下去毁尸灭迹。


  14:20 和泉守兼定跑进来,钻进被炉里面,说:如果二代目找我就说没看见。


  14:21 和泉守刚盖上被子,歌仙进来了。


  14:21 歌仙面带黑化笑容的的走进来,还好刀柄是握在手里的。


  14:21 被询问看见和泉守了吗,坦诚告诉他没有。


  14:21 歌仙很暴躁,决定坐下来开启碎碎念模式。


  14:21 被迫听吐槽。


  14:33 一点也不想知道和泉守内番加0的真相。


  14:33 被迫听了和泉守一大筐黑料。


  14:40 歌仙开始朗诵和泉守的伟大诗作。


  14:45 真想出卖和泉守。


  14:45 对不住了爱抖露。


  14:46 一把掀开被子,目送歌仙开开心心地押着和泉守往手合场去了。


  14:47 满脸通红的不动行光溜了进来并躲在身后。


  14:47 不动不肯松手,说不小心把狮子王肩膀上的鵺给灌醉了该怎么办。


  14:47 鼓励他去道歉。


  14:48 不动说我不小心还用酒浇了主人一园子的花。


  14:48 修理对方。


  14:53 不动求饶,请求用自己知道的同僚间的小秘密作为交换。


  14:53 心想这波交换不亏,答应下来。


  14:54 结果被吓到。


  14:55 持续震惊。


  14:56 真没想到是这样的一群刃。


  14:57 这题严重超纲了,单身狗真不会做。


  14:58 呼叫长谷部。


  14:59 让长谷部把不动拎走,并告诉他本丸今日禁酒。


  15:00 到处走走。


  15:20 来派部屋,正巧碰到明石国行咸鱼瘫偷懒。


  15:22 本想叫醒他却被拉进了被子里。


  15:23 刚要发脾气,看到他睁开的眼睛。


  15:23 扣子不好好扣上,是不怕着凉么。


  15:33 看在被子很暖和的份上一起午睡吧。


  15:52 快要睡着了,肚子咕咕叫。


  15:52 想起今晚的庆贺新年宴会


  15:53 推不动明石,抱得太紧。


  16:55 爱染和萤丸远征回来了。


  17:00 挣扎着去门口迎接两队远征归来的刀们。


  17:00 给明石默哀两秒。


  17:00 决心明天给他加活干。


  17:03 走到门口,被极化短刀们扑了个满怀。


  17:03 压到喘不过气,真是幸福的负担。


  17:15 一期一振好像有事要说。


  17:15 金色的瞳孔里满是激动的神情。


  17:15 想起之前听到的小秘密,有些害羞,询问他们远征的收获。


  17:16 一期挺起胸来,骄傲地说:我带着同僚们一起回了趟前主家,正巧拿了不少年货回来可以给主人节省下好大一笔开支了。


  17:16 一期身后是背着一箩筐柿子的的小夜左文字,后头还有着抱着大母鸡的宗三左文字以及骑在驴背上赶猪的江雪左文字。


  17:16 一期一振你真他娘是个人才。


  17:18 把在后山修行的国広一家逮了回来


  17:33 到了马厩发现青江和数珠丸都在,青江问:主人晚上不表演什么节目吗?


  17:33 告诉他:只想当个吃喝玩乐的背景板。


  17:34 青江说他买了一套女仆装,问你要不要穿。


  17:34 果断拒绝。


  17:34 青江继续说还有猫耳娘装。


  17:34 警告青江,石切丸和太郎还有十秒即将抵达现场去除污秽。


  17:35 数珠丸开口说本来要给主人惊喜的,不要就算了。


  17:35 自暴自弃说穿这些还不如全员看恐怖片。


  17:35 数珠丸突然说成交。


  17:38 他睁开双眼微微一笑。


  17:45 笑起来真好看,真好。


  17:55 回到厨房就撞见了牡丹饼制作现场,又大又圆,皮薄馅又多,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喂给谁的,看在太鼓钟和烛台切这么兴致勃勃的份上就不打扰了。


  17:55 希望长谷部不会被撑死。


  17:55 开始换衣,打算今晚给他们留下好印象。


  18:00 换回和服,前往大广间。


  18:05 先去看正捣鼓相机的陆奥守,嘱咐他今晚记得多拍照。


  18:10 相机相册里好像有很多是你的照片。


  18:11 而且还是表情包。


  18:15 气到想打刃,决定把他调到和新撰组一起住。


  18:56 和山伏还有堀川调试着dvd与投影仪。


  18:58 屏幕前投放着本丸每个重要时刻的照片,再配上难忘今宵的音乐还真是应景。


  18:59 有点为自己全刀帐感到傲娇。


  19:00 音乐突然卡壳。


  19:00 画面开始切换恐怖片模式。


  19:00 灯光啪地一声灭掉了。


         19:00 短刀们聚在一起,开始害怕起来。


  19:02 大包平强忍着不叫出声,决心证明自己的胆量不输于天下五剑。


  19:05 莺丸开心地在大包平日记上写着什么。


  19:05 有谁看到伽罗了吗


  19:06 一个闷闷的声音从角落传来,我在。


  19:25 画面中的女鬼像是要爬出屏幕一般。


  19:25 千子和龟甲传来了诡异的笑声。


  19:25 干脆把这两把刀刀解算了。


  19:45 一不留神想太多,想起来还没吃饭。


  19:46 感到屋子过于安静。


  19:47 站起来打开灯光,一大堆吓晕了过去的男刃。


  19:50 挨个摇醒,不用在意礼仪了直接开吃。


  19:55 吃的有点撑。


  20:15 开始切蛋糕了不过太甜了并不喜欢。


  20:15 恩……水果和奶油还是很好吃的。


  20:16 突然被今剑喊到名字。


  20:20 被糊了一脸的奶油,没看清是谁干的。


  20:20 懒得去追究,大家都很开心。


  20:30 晚宴结束,系上围裙和山姥切一起收拾饭桌残局。


  20:45 水龙头开最大,边洗碗边哼歌。


  21:00 完成了,虽然有点辛苦。


  21:00 回到天守阁,整理时政的文件。


  21:10 今年的审神者阵亡名单又增加了,整整十页的长度。


  21:10 其中不少名字你还有印象。


  21:11 曾经是亲密无间的同事,


  21:12 一起喝酒侃大山。


  21:13 说着最想睡的刀,


  21:14 还有谈不完的人生理想,


  21:15 和无法痊愈的一身的伤疤。


  21:16 眼睛有点湿,一定是进了沙子。


  21:17 不对,清光是什么时候溜进来的!


  21:18 装出主人的威严


  21:20 还是给他涂指甲油玩吧


  21:21 开始随便玩他的小辫子。


  21:46 他说上午就看到了阵亡名单。


  21:49 果然还是会在意这种事。


  21:50 爆料自个儿的黑历史,充分展现自己贪生怕死的性格。


  22:10 看清光黑如锅底的表情,肯定是信了。


  22:11 毕竟在演练场带着他们欺软怕硬是干惯了的事。


  22:11 他临走还敲诈了一块黑森林蛋糕!


  22:11 哼,男刃都是大猪蹄子。


  22:11 但其实是骗他的。


  22:22 从入职的那一天起。


  22:22 就想好了,


  22:22 自己的墓志碑该怎么写。


———————————————————————————— 


        22:40 游戏界面还亮着。


  22:45 确定所有日课做完,


  22:47 又看了看刀账。


  23:00 手机放在一边,上床睡觉。


  23:10 躺在床上,觉得很累,却睡不着。


  23:20 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空,总有点想说什么。


  23:25 看着近侍界面的三日月发呆,


        23:35 对着屏幕絮絮叨叨了很多废话。


  23:58 准备关掉屏幕。


  23:58 没有看到游戏界面里的三日月动了一下。


  23:59 眼里的新月深邃,


  23:59 轻启了双唇


  23:59 我们对你的爱跨过屏幕传达给你了吗?


  00:00 是的,我收到了哟


  


  


【新希x我爱罗】【h预警】
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删掉了,现在重新补档
ps:考完研了无所畏惧(눈_눈)
https://shimo.im/docs/tL30KYqpILg8qwU2/ (石墨文档)
如果链接挂掉我会在评论补上
指路微博  白云如玉城(相册里看)
或者私信我我会发图给你

【反撩刀男一百式】

又名婶婶作死日常/这样做是会被太阳的

迟到的的圣诞节贺文

我也想嫖短刀但是下不去手_(:з」∠)_

第二人称预警,ooc,all审向,

超淡定的咖喱+懵逼了的咪醬+皮鹤丸


大俱利伽罗


十二月份的冬季


望向侧身休息的大俱利,睡在一个床的你突然起了心思


故意从背后一把搂住了他的腰,


他也由着你继续在他身上“为非作歹”,更加大胆的你继续小心翼翼地挪到他的正面,


你的小脑袋只够到他的胸口,抬头望着面前的人,金瞳映着你的笑脸,耳朵也染上了绯色。


夜还很深,温暖的手交握在一起


在他的胸口能停留多久,就多久,


像一只小猫咪,


进入了最温暖的怀抱。


烛台切光忠


‘’我可以亲你吗?‘’


你鼓起勇气对着烛台切光忠说了圣诞节告白


刚刚忙完料理的他,被你突如其来的话语一下子砸的愣住了,半响才回复“你…你想亲哪儿?”


从头到脚无死角地看着他像是在挑从哪里下嘴,


用手捏着光忠的下巴把他的脸抬起来,


许是过于近距离的盯着他看,光忠自然地想别过脸去


目光轻扫过他的唇,用上了甜到不能再甜的语气:“乖,看我。”


鹤丸国永


你和鹤丸坐在庭院里的树下,冬日暖阳照在身上很是舒服。


一前一后挨着着彼此,享受难得的悠闲,


总是追求惊吓的他,确也是个闲不住的性格,玩腻了你的头发又伸出左手戳了戳你的脸。


你向后伸出左手握住了他的手,带着轻柔而坚决的力道。


他一脸被抓包的无奈,笑问道:“主这是在干什么?”


你笑了笑,注视着他说:


“我在触碰有你的未来。”


说给自己听的话



2018是我经历过最丧的一年,考研过程也是历经波折,分手就已经很痛苦了,我也没办法找室友去诉苦,身体也不好,失眠和消沉简直成了日常,对于身边的人越发的恐惧和抵触,有段时间已经到了每天听佛经才能情绪稳定下来的地步了,不开玩笑地说几乎一年时间,我没有过一件顺心遂意的事。


难受是肯定的,但是我没办法哭出来,尤其是在我无法交心信任的人面前哭出来,同样怕给父母增添烦恼,给他们打电话都是绷着笑出来的,哭也是一个人躲着。


压力虽然摸不到但无时不刻都在,折磨着我几度濒临精神崩溃,本身恐高的人却靠着栏杆老想把腿伸下去


有时候也想过我这样无用的人活着也没意思,但是查了查各种死法不是太痛就是太难看,嫌弃脸jpg


现在还能苟活着打打字也只是因为我还有喜欢的事物和放不下的亲人罢了


【如何反撩刀男一百式】

【又名审神者作死日常】

当和刀男相处时如何反攻


我们是?——审神者!

要做什么?——撩刀男!

然后呢——撩完就跑真刺激!


极度ooc,恋爱脑,总攻型女审,可能会有续集吧

因笔力有限只选取了部分刀刀,对于没有入选的刀刀绝对没有不喜欢的意思


药研藤四郎 

因为近日作为审神者的工作量增加而时常感到饥饿的你,


终于忍不住偷溜出房间,一路小心翼翼地摸进本丸厨房,四下张望没有发现第二人的存在,便放心大胆的拉开冰箱,熟练的找到巧克力棒并撕开了包装。


你开心的抽出一根巧克力棒正打算咬一口,结果却发现眼前的零食被人抢走,转头就看到了穿着内番服的药研,再细长白嫩的腿也抵消不了眼镜背后可怕的反光。


“药…药研,好巧啊…你也来加夜宵的吗?”


你强撑着没有当场犯怂,第一次加夜宵就被药总抓现行翻车还真是刺激。


“大将,饮食不规律是有害健康的,半夜吃零食对牙齿和体重……”


好好的低音炮用在说教上真是暴殄天物啊


许是为了结束药研的说教,又或者是来自极度饥饿的人的动力,身为大将的你仗着身高优势,顺势反手将他壁咚在冰箱门上,趁着对方晃神的一瞬,抢过巧克力棒咔擦咬了半口,不带一丝犹豫地堵上了药研的双唇,唇齿间交缠,你慢慢的将巧克力棒度给他。


“这才是偷吃零食的正确姿势哟”


长谷部 


每个本丸的相同的付丧神在性格上多少有不同之处,但是对于在你的本丸的长谷部来说,只能用超级大醋缸来形容他。


回想起前日因为男性同事的搭讪而醋意大发的长谷部,你心里对此既无奈又哭笑不得。停下了正在书写的笔,偷瞥长谷部越发走了神。


端正跪坐在对面的长谷部察觉到你的视线,似是对于你被罚抄审神者守则还如此不上心感到有些不满,握拳轻咳一声,拉回了处在发呆边缘的你。


“阿路基,工作之外也请认真对待。守则您抄完了吗?”


“当然了……”


你假装随意地递给他抄写纸稿,长谷部接过一看,果不其然你没有认真抄写什么所谓的守则,而是满满一页的压切长谷部。


满满一页他的名字,规整秀婉的字体,就像你对他的爱,含蓄又娇矜。


抬头凝视着长谷部,你只是温柔一笑


“一页不够的话,我用一辈子写你的名字好不好?”


山姥切国广 


合战场陷入了焦灼状态,山姥切率领的第一部队不幸正处在敌军包围圈之下,身边的队友也大多负伤战斗力锐减。


身负队长重任的他必须想尽办法带领队友们突破重围,此刻他已经顾不得披风的破损和身上的伤口,迅速地擦掉脸上来沾到的鲜血,握紧刀柄,反转刀刃准备与面前突刺前行的敌刀拼死一搏。


危难时刻,数只箭矢带着威压破空逆风而来,一刹那便射穿了敌刀身体,眼前的威胁顷刻间消散。


露出势在必得的表情,带领着增援部队的是佩戴笼手,手持弯弓的你。


凛冽寒风卷起你的黑色长裙,


“当审神者是吃素的么?竟敢对我的男人动手。”


蜂须贺虎彻 


得知时政开放蜂须贺的极化之后,你立刻为他准备好了整套道具。


临行之前他实在不放心你,忍不住多叮嘱你要注意礼仪,别天天带着短刀们上房揭瓦。


相处日久你也能理解蜂须贺的劝导,深知他一贯是这样负责认真又温柔的真品作风,借着出门修行的理由你不由得起了捉弄他的心思


你假意皱眉生气的样子,摇一摇他的手有意地吸引他注意力。


“蜂须贺还说我对于礼仪有所欠缺,其实你自己也一样嘛。”


蜂须贺大为不解“我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主君?”


“当然了,我是来自现世的人,那么要求你用与这个时代相应的礼节跟我道别总没错吧?”你继续忽悠他。


“主君所处现世的道别礼节与我所知的是有不同么?”蜂须贺很困惑,面对你的间接撒娇他的智商总是会暂时性负数。


“的确不同,那让我来教你现世的人是如何道别的吧。”离忽悠成功只差最后一步。


你轻轻踮起脚,仰头亲在蜂须贺的脸颊旁,紫色的发丝拂过唇边,他的眼中全是你的身影。

















【药研藤四郎】X【审神者】
笑一个呗药研,茄子~~(。・ω・。)ノ♡
我的初锻刀,他有辣么好( ー̀дー́ )

【审神者是兄妹?!】(段子体)

双生兄妹审神者设定,同尘(兄长)X和光(妹妹),带有刀刀们出场

灵感来源双生梗题还有自家的蠢兄长,糖多不发刀

多OOC,小学生文笔,段子体


1. 第一次去时政登记审神者身份信息时,摄影师看着一前一后进场的兄妹二人,切身感受到了遗传学CtrlC加 CtrlV的神奇。


“我们兄妹还是很好区分的,差别就在于......”和光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解释。


作为兄长的同尘推了推黑框眼镜


“......她没有我秃头秃得快。”


2. “小时候我和兄长一起练同样的字帖,现在也会下意识写出相似的字迹。”和光端坐着批改完了近期的文件并署上了姓名,递给了坐在桌对面的歌仙,“有时候连我们的父母也会分不出是谁的字迹呢。”


【要达到如此地步,肯定花费了不少功夫吧。】


“那可不,我从小到大的作业和卷子大半是拜托他写的,这不年纪轻轻就秃头了。”


今日的审神者也依旧在歌仙暴走的边缘大鹏展翅。


3. 【审神者的私人柜子里都有什么?】


药,各种各类治疗心脏疾病的药,从肝素林到硝酸甘油一应具有。


面对数量繁多的药品和操作手法熟练的和光,药研开始紧张起来他的大将是否隐瞒了他所不知道的疾病在身。


“都是给兄长的药,他定期必须要吃的。”和光翻看着手中的验血报告,


语气平淡仿佛只是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事一样。


“我和他都习惯了。”


4.诚实地评价下自家的审神者:


“意外的好养活吧。”一位路过的热心付丧神,鹤丸国永先生如是说道。

“两个主君从来不会挑食,光坊做什么料理都能吃完的。”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下:“主君一次可以生吞五个鸡蛋,这真是吓到鹤了。有次差点双双当场哽死,光坊还自责了很久呢......”


——————————————————————


叮~~  鹤丸先生您的一个月马当番安排已到账请签收,发货人烛台切光忠。


5.脸黑是真的没法救的,而有些人黑到出乎想象。


“还有什么比锻刀只出130和沟沟乐更黑的么?”前来本丸探访的同事不解地看着同尘。


同尘翻开妹妹的日记本首页,入目便是醒目的几个中文:【好喜欢三日月】


偶然翻妹妹的零食储备箱却翻出了这样大写加粗的震惊消息。


身为兄长的同尘感觉自己的头顶更凉了呢。


对着不明所以的近侍三日月,同尘露出了“自家妹妹要被为老不尊的老头子拐跑了”的悲愤表情。


6.从不觉得自己是妹控的同尘,总是习惯性地抓住妹妹的手一起过马路,并不厚实的肩膀在和光眼中看来却是能让人感到安心的存在。

   ————————————————————

   就像现在身处本丸面对着时间溯行军的反攻,脆弱的后背永远是交给血脉相连的亲人一样。


7.从不觉得自己是兄控的和光,在注意到被雷声吓得瑟瑟发抖的兄长时,总是会默默伸出手捂住他的耳朵。

   ————————————————————

  利刃贯穿了胸膛,鲜血喷薄而出。


用沾满鲜红的双手轻轻地附在兄长的耳朵上,一如她保持了多年的习惯


“不怕,听不到了。”

  


  


8.“真是不甘心就此结束啊......身为审神者......”

  和光微微垂眸,被绷带缠住的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藏不住的伤痛和过往。


在夕阳余晖下,她笑得那么悲伤。


——————————————————

“姬君,排位您已经十连跪了。”


老爷子三日月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利落地收走和光的手机,并附赠一个温柔摸头杀。


“还请好好养伤,我......不能再失去您了......”


9.“以前听到父亲对着我和和光哼唱这首歌曲,我还没有弄明白”

   

     【he’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he will be a man for you when i am dead...】


      同尘紧紧地将牵起妹妹的手,跨过转瞬而逝的过往,无比郑重地将多年来守护的珍宝,交给了另一位“骑士”的手中。


       他笑得那么温柔,模糊的镜片挡不住真诚的祝福。


      “现在我能理解了。”


  

10.信息>草稿箱

 

      和光,


      我现在在飞机上,还有一小时后就能再见到我了。还记得我说要给你带的幼儿玩具吗?想不到吧我带了一行李箱回来,我敢保证小外甥肯定会喜欢。

      等见面的时候你可不许笑我掉头发,三日月那老头子更不行记住没!好了,飞机不知为何抖得厉害,我也觉得胸口不是很舒服呢,先吃点药睡会觉,到机场了再联系你。


    (信息未发送,请重试。)

   



#表情包挑战#X#歌仙兼定#
非常努力地想表现初始刀歌仙的风雅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跑偏了,半小时速涂的产物姑且就这样吧~
不要问婶婶去哪里了,餐桌上摆着的那盘红烧咸鱼就是我_(:з」∠)_

【三日月X女审】把你比做夏日(高甜)(X)

意识流写文,结构特别乱
极度ooc预警
借用莎翁的sonnet18和德哈视频的中文翻译
起因是一直没有三日月而小怨念的我终于下手了

刚显现人身的三日月宗近第一次见到审神者,
她正陪着陆奥守在田地里劳作,
灰头土脸的样子,卷曲短发黏在脸庞。
弯弯的眉眼比夏日更温和,清澈。

“三日月殿,要一起来吗?”她挥舞着锄头,
一双新月在眼眸里摇曳,分不清是惊吓还是好奇,

或许是年少的针锋相对,独属于少女的调皮又幼稚的小把戏,
恶作剧一般地捉弄逃掉内番的三日月,
偷笑总是做出绿刀装的他。

言语是那么肆意,可眼神的笑意却总是那么隐秘,
忧郁的月色中,是她神色难喻的面孔。


无数次嘴硬心软的细心手入,
从傍晚燃烧到清晨的烛火,
从首阳到冰月的四季。

她的泪水她的欢笑,她的黑发她的容颜,
日光微朦,拥抱月光落下的阴影。

或许是机缘巧合下的冲动,或是顺其自然的从容,
紧扣的十指,宽慰着心房的悸动,
血液流淌,热烈而汹涌的爱意,
抬头亲吻他发间的流苏,
那一瞬,沧海桑田。

战争,杀戮,犹如狂风骤雨,将夏日无情吹散,
血肉撕裂的痛楚,伴着半截破碎的诗篇,
摇摇欲坠直至飘然凋零。

满目所见皆是苍白,
春华秋实,从未永恒。

跨过死亡的阴影,徘徊于不朽的岁月,
与她背道而驰,
再也看不见,
再也握不住她的手。

巧合相逢的命运,终究是平行于各自的轨道,
各自安好,再无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