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同尘—家远路遥遥

我要是再喜欢三日月我就是pig

当阿路基洗了牙

阿路基X自家搞事刀男
无厘头搞笑风,细节bug多
第一次写刀剑乱舞,ooc归我,还请多多见谅

一.

歌仙兼定本以为今天就是陪审神者去时政做一次普通的身体例行检查,他没想到自家审神者转眼就被绑进了牙科分部,坐上了专业洗牙齿的躺椅。不出所料,里面传来了审神者哭爹喊娘并口齿不清的求救,还伴着机器滋滋作响水花四溅。

   

“阿路基,擦口水的纱布都歪了,”歌仙固定住审神者的肩膀不让她乱动,“真是不风雅呢。”

露出文系刀的和善微笑。

“不好好配合的话,新买的舞台剧配信我可就先没收了。”

涉及到生死攸关的大事,审神者发挥出了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优良传统,乖巧听话地躺在椅子上,宛如万州烤鱼。

二.

鹤丸觉得没有什么事比看审神者吃瘪更好玩的了,因为牙齿而不能吃好吃的,多么光明正大的捉弄借口啊,正好光忠麻麻特制火锅在医嘱明令禁吃的行列上。

来,毛肚,小伽罗张口,啊~~~

阿路基啊,你的眼里为什么饱含泪水,是被伊达组的深情厚谊而感动哭了吗?

三.

蜂须贺给审神者买了很多牙齿健康护理产品,各种功效五花八门从美白到闪闪发光一应具有,等等,闪闪发光是什么鬼?

二姐!不不不我不需要金牙齿!镶钻的也不要!!

事后拿到本丸小判账单的博多说自己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他想回大阪城吹吹风。

四.

三日月宗近听说审神者的经历后一反常态没有哈哈哈,反而拉着喝茶组的两把千年老刃一起去了时政的医院

带着小狐丸和莺丸美滋滋地做完了按摩服务,转眼又躺倒在针灸的床上。

等审神者火急火燎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脑门插满了针的三只走失老人。

杠铃般的哈哈哈你跟我说这是天下五剑最美的那把???

被审神者在茶里添了火锅底料的三日月宗近说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个经不起折腾的老爷爷。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