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同尘—家远路遥遥

我要是再喜欢三日月我就是pig

说给自己听的话



2018是我经历过最丧的一年,考研过程也是历经波折,分手就已经很痛苦了,我也没办法找室友去诉苦,身体也不好,失眠和消沉简直成了日常,对于身边的人越发的恐惧和抵触,有段时间已经到了每天听佛经才能情绪稳定下来的地步了,不开玩笑地说几乎一年时间,我没有过一件顺心遂意的事。


难受是肯定的,但是我没办法哭出来,尤其是在我无法交心信任的人面前哭出来,同样怕给父母增添烦恼,给他们打电话都是绷着笑出来的,哭也是一个人躲着。


压力虽然摸不到但无时不刻都在,折磨着我几度濒临精神崩溃,本身恐高的人却靠着栏杆老想把腿伸下去


有时候也想过我这样无用的人活着也没意思,但是查了查各种死法不是太痛就是太难看,嫌弃脸jpg


现在还能苟活着打打字也只是因为我还有喜欢的事物和放不下的亲人罢了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