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同尘—家远路遥遥

我要是再喜欢三日月我就是pig

【审神者是兄妹?!】(段子体)

双生兄妹审神者设定,同尘(兄长)X和光(妹妹),带有刀刀们出场

灵感来源双生梗题还有自家的蠢兄长,糖多不发刀

多OOC,小学生文笔,段子体


1. 第一次去时政登记审神者身份信息时,摄影师看着一前一后进场的兄妹二人,切身感受到了遗传学CtrlC加 CtrlV的神奇。


“我们兄妹还是很好区分的,差别就在于......”和光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解释。


作为兄长的同尘推了推黑框眼镜


“......她没有我秃头秃得快。”


2. “小时候我和兄长一起练同样的字帖,现在也会下意识写出相似的字迹。”和光端坐着批改完了近期的文件并署上了姓名,递给了坐在桌对面的歌仙,“有时候连我们的父母也会分不出是谁的字迹呢。”


【要达到如此地步,肯定花费了不少功夫吧。】


“那可不,我从小到大的作业和卷子大半是拜托他写的,这不年纪轻轻就秃头了。”


今日的审神者也依旧在歌仙暴走的边缘大鹏展翅。


3. 【审神者的私人柜子里都有什么?】


药,各种各类治疗心脏疾病的药,从肝素林到硝酸甘油一应具有。


面对数量繁多的药品和操作手法熟练的和光,药研开始紧张起来他的大将是否隐瞒了他所不知道的疾病在身。


“都是给兄长的药,他定期必须要吃的。”和光翻看着手中的验血报告,


语气平淡仿佛只是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事一样。


“我和他都习惯了。”


4.诚实地评价下自家的审神者:


“意外的好养活吧。”一位路过的热心付丧神,鹤丸国永先生如是说道。

“两个主君从来不会挑食,光坊做什么料理都能吃完的。”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下:“主君一次可以生吞五个鸡蛋,这真是吓到鹤了。有次差点双双当场哽死,光坊还自责了很久呢......”


——————————————————————


叮~~  鹤丸先生您的一个月马当番安排已到账请签收,发货人烛台切光忠。


5.脸黑是真的没法救的,而有些人黑到出乎想象。


“还有什么比锻刀只出130和沟沟乐更黑的么?”前来本丸探访的同事不解地看着同尘。


同尘翻开妹妹的日记本首页,入目便是醒目的几个中文:【好喜欢三日月】


偶然翻妹妹的零食储备箱却翻出了这样大写加粗的震惊消息。


身为兄长的同尘感觉自己的头顶更凉了呢。


对着不明所以的近侍三日月,同尘露出了“自家妹妹要被为老不尊的老头子拐跑了”的悲愤表情。


6.从不觉得自己是妹控的同尘,总是习惯性地抓住妹妹的手一起过马路,并不厚实的肩膀在和光眼中看来却是能让人感到安心的存在。

   ————————————————————

   就像现在身处本丸面对着时间溯行军的反攻,脆弱的后背永远是交给血脉相连的亲人一样。


7.从不觉得自己是兄控的和光,在注意到被雷声吓得瑟瑟发抖的兄长时,总是会默默伸出手捂住他的耳朵。

   ————————————————————

  利刃贯穿了胸膛,鲜血喷薄而出。


用沾满鲜红的双手轻轻地附在兄长的耳朵上,一如她保持了多年的习惯


“不怕,听不到了。”

  


  


8.“真是不甘心就此结束啊......身为审神者......”

  和光微微垂眸,被绷带缠住的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藏不住的伤痛和过往。


在夕阳余晖下,她笑得那么悲伤。


——————————————————

“姬君,排位您已经十连跪了。”


老爷子三日月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利落地收走和光的手机,并附赠一个温柔摸头杀。


“还请好好养伤,我......不能再失去您了......”


9.“以前听到父亲对着我和和光哼唱这首歌曲,我还没有弄明白”

   

     【he’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he will be a man for you when i am dead...】


      同尘紧紧地将牵起妹妹的手,跨过转瞬而逝的过往,无比郑重地将多年来守护的珍宝,交给了另一位“骑士”的手中。


       他笑得那么温柔,模糊的镜片挡不住真诚的祝福。


      “现在我能理解了。”


  

10.信息>草稿箱

 

      和光,


      我现在在飞机上,还有一小时后就能再见到我了。还记得我说要给你带的幼儿玩具吗?想不到吧我带了一行李箱回来,我敢保证小外甥肯定会喜欢。

      等见面的时候你可不许笑我掉头发,三日月那老头子更不行记住没!好了,飞机不知为何抖得厉害,我也觉得胸口不是很舒服呢,先吃点药睡会觉,到机场了再联系你。


    (信息未发送,请重试。)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