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同尘—家远路遥遥

我要是再喜欢三日月我就是pig

【三日月X女审】把你比做夏日(高甜)(X)

意识流写文,结构特别乱
极度ooc预警
借用莎翁的sonnet18和德哈视频的中文翻译
起因是一直没有三日月而小怨念的我终于下手了

刚显现人身的三日月宗近第一次见到审神者,
她正陪着陆奥守在田地里劳作,
灰头土脸的样子,卷曲短发黏在脸庞。
弯弯的眉眼比夏日更温和,清澈。

“三日月殿,要一起来吗?”她挥舞着锄头,
一双新月在眼眸里摇曳,分不清是惊吓还是好奇,

或许是年少的针锋相对,独属于少女的调皮又幼稚的小把戏,
恶作剧一般地捉弄逃掉内番的三日月,
偷笑总是做出绿刀装的他。

言语是那么肆意,可眼神的笑意却总是那么隐秘,
忧郁的月色中,是她神色难喻的面孔。


无数次嘴硬心软的细心手入,
从傍晚燃烧到清晨的烛火,
从首阳到冰月的四季。

她的泪水她的欢笑,她的黑发她的容颜,
日光微朦,拥抱月光落下的阴影。

或许是机缘巧合下的冲动,或是顺其自然的从容,
紧扣的十指,宽慰着心房的悸动,
血液流淌,热烈而汹涌的爱意,
抬头亲吻他发间的流苏,
那一瞬,沧海桑田。

战争,杀戮,犹如狂风骤雨,将夏日无情吹散,
血肉撕裂的痛楚,伴着半截破碎的诗篇,
摇摇欲坠直至飘然凋零。

满目所见皆是苍白,
春华秋实,从未永恒。

跨过死亡的阴影,徘徊于不朽的岁月,
与她背道而驰,
再也看不见,
再也握不住她的手。

巧合相逢的命运,终究是平行于各自的轨道,
各自安好,再无交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