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同尘—家远路遥遥

我要是再喜欢三日月我就是pig

【和亦】【邱蔡】【纯情师弟俏师兄】(完结)

  CP【和亦】【邱蔡】
  本文极度OCC,恋爱脑
  本直男最爱的高甜x文风,看官们食用开心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萧居棠!‘’
  ‘’蔡师兄…我我我…我错了!‘’
  只见叼着糖葫芦的萧居棠被蔡居诚锲而不舍地追着跑了两座山头
  ‘’小兔崽子,你说你错哪儿了?错哪儿了?‘’蔡居诚气的一股脑把怀里的八卦周刊小黄书往萧居棠身上扔,‘’无量天尊在上,你整个人是傻了吗?!我让你把剑穗给邱居新,不是让你告诉他我心悦他啊!不知道我一见他就迈不开腿吗?你祖宗的,前脚才贿赂完你,后脚就把师兄我卖了!‘’
  就是把萧居棠的书全烧了也难解蔡居诚心头之恨
  前几日刚结束采买的时候他还拍胸脯和郑居和说过,贿赂了萧居棠,就大可放心小棠不会泄密,毕竟,自个儿可是抓着萧居棠偷卖小黄书这个命门。没成想,蔡居诚前脚帮着小棠暗搓搓地运小黄书下山,后脚小棠就把蔡居诚的命门送到他面前了
  想到邱居新的脸,瞬间当机的蔡居诚,转头就是对着萧居棠一顿暴揍,全然不顾及殴打同门师弟多大的罪责
  ‘’道爷我不干了,现在我就去告诉掌门‘’
  ‘’别啊师兄,掌门义父还在闭关呢,我再给你加两成提成可好?‘’
   蔡居诚满腹委屈,头也不回地往自己住的厢房走,眉毛扭成一团。他当然知道迟早会有捅破心意的一天,就算萧居棠不说,邱居新自己也会发现的,毕竟自己留下的蛛丝马迹实在太多。可让自己去和邱居新坦白一切,想起他深邃如海的眼睛
  无量天尊啊……
  蔡居诚羞得捂脸,发红发烫的脸颊怎么也遮不住
  
  
  刚打开房门,蔡居诚就看见端坐在软榻上安静喝茶的邱居新,还在解腰带的蔡居诚连人带着腰带,吧唧摔在门口,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暗暗憋笑的邱居新赶忙把蔡居诚拉起来,蔡居诚心慌意乱地起身,躲过了他伸过来的手。
  ‘’师弟,我送给你剑穗只是…只是觉得比较适合你,没有别的意思。小棠他捣乱惯了,别信他。‘’蔡居诚智商持续下线中
  ‘’恩。‘’邱居新的回答一如既往地模棱两可,说不清是肯定还是否定
  ‘’师弟你没什么事的话,我…我就先走了,库房那边还有…‘’蔡居诚心乱如麻,只想赶紧逃离此处
  ‘’我很喜欢蔡师兄送的剑穗…‘’邱居新的话宛如惊雷,打断了蔡居诚想好的借口
  ‘’不仅剑穗适合我‘’,邱居新起身走向蔡居诚,趁他晃神之际猛地拉住他的手,眼神如炬,凝视着蔡居诚‘’师兄也很适合我,不是吗?‘’
  ‘’??我…适合你?!!‘’
  蔡居诚心跳如狂,脑子已烧成一团浆糊
  ‘’师弟,你乱说些什么浑话,还不快放手‘’蔡居诚暗中伸手摸到门扣处,却惊觉房门已从外面被锁死,咬牙暗恨,定是萧居棠故意将门死锁,存心想看他在邱居新面前出糗
  高傲的本性让他不愿事事处在邱居新之下,更不愿在这种境地下被邱居新如此直白地戳破心事
  他唯一的自卑,是因爱生惧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看不清邱居新的心意,更怕邱居新如自己猜想的那样不喜欢自己
  不信天也不信命的他,唯独会在邱居新面前露出一丝丝的怯懦
  蔡居诚通红了眼,低垂眼眸,胸中本有千言万语去反击邱居新,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邱居新展开双手,将蔡居诚整个儿圈进怀里,埋头在蔡居诚的肩膀上
  ‘’师兄,我的心意跟你是一样的。‘’邱居新用嘴巴叼着蔡居诚的耳垂使坏,温热的气息缠绵在蔡居诚脸庞
  彼此爱慕着的心意啊,如果不对对方说出来,又怎么能知晓呢
  ‘’邱居新……‘’蔡居诚开口,嗓子似有哽咽的状态
  蔓延天际的红霞熨烫着青苍色的山顶,天穹和鳞次栉比的道观相互辉映,从西边飞出的一排排凌空的仙鹤要去亲吻最东边的落日余晖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蔡居诚的一颗心终于沉了下来,终于是找到了可以安放的地方。被邱居新如珠如宝地呵护着,不用再隐藏,不用再颠沛流离,不用再心如死灰
  邱居新俯身亲吻蔡居诚的唇,许下了终身不悔的誓言
  
  ————CP分割线————
  
  
  踩着落叶‘’哒哒‘’地走在高挺笔直的树木间,叶缝里落下的丝缕光束带上了温暖的橘黄色
  宋居亦与郑居和十指相扣着,眉眼间俱是情意绵绵,时不时的眼光交错,激起心底一圈圈波澜
  宋居亦心里似吃了蜜糖一般欢喜,他望着郑居和完美的侧脸,心痒极了,大胆凑过去在郑居和脸上亲一口
  郑居和毫无害羞的样子,大大方方地接受宋居亦的亲昵,眸光越发地柔和
  ‘’师兄,我新学会了首曲子,你愿听吗?‘’
  ‘’我有什么事是不依你的呢。‘’郑居和心里是喜欢宋居亦这撒娇耍赖的幼稚样子的
  宋居亦缓缓开口吟唱,似姑娘唱给心爱的情郎,婉转情谊,如滔滔江水裹挟,无处可逃
  ‘’春日宴,
  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郑居和弯了眉眼笑着,心口眼前都是一片豁然舒朗
  ‘’居亦‘’,挑衅似的,郑居和揽过宋居亦的腰,唇齿相对地吻了进去
  夕阳映照下接吻的两人,将相守永远
  
  
  金顶大殿内
  ‘’掌门,掌门您醒醒。‘’
  萧居棠恍惚间睁开双眼,脸颊两边未干的泪痕令他骤然清醒
  ‘’掌门,您一个时辰前翻出来这些旧书就一直在看,弟子听着里面没声响了这才进来,不想打扰掌门您小憩了。‘’
  ‘’无妨。‘’萧居棠抬手扶额,宽大的袖子不着痕迹地擦去了眼泪
  ‘’马上临近清明时节,掌门可否要带弟子前去祭拜…‘’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看看就够了。你先去忙课业吧。‘’
  ‘’诺,弟子告退。‘’
  待门下弟子离开后,手指轻抚过书册上的名字,心里如刀割,字字椎心泣血
  他又梦到了师兄们,自从那次万圣阁倾全力与武当一战以来,一晃而过,十年的阴阳相隔,不甘和悔恨缠绕着他日日夜夜,居字辈的五位师兄弟,而今只空余他一人
  再也没有人会温柔地叫他小棠,小心再小心,
  再也没有人会口是心非地悄悄在罚跪时给他塞糖葫芦,
  再也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委屈二话不说就替他打架出气,
  再也没有人会替他出谋划策背锅顶罪还傻乎乎说我罩你。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师兄们不在了,义父也不在了,诺大的武当山,他只有自己了
  依依东望,望的是人生无常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
  
  
  TBC
  ps:能看到最后的都是勇士,总要勇于尝试裹了糖的刀子嘛
          因着女朋友逼我看独孤天下所以更新迟了一些,非常抱歉了各位
           想要看开车的话可以在评论下留言,我会争取出番外的(๑•̀ㅂ•́)و✧
          
  
  
  
  
 
  
  
  
 

评论(27)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