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光同尘—家远路遥遥

我要是再喜欢三日月我就是pig

【和亦】【纯情师弟俏师兄】(二)

     全员OCC,恋爱脑
        双向暗恋,邱蔡,和亦都是!
        因为我喜欢吃松鼠鳜鱼,所以给小宋加了这个私设

         眯眯眼都是怪物,尤其是对你笑的眯眯眼更是恐怖
                         ——来自武当某蔡姓道长拼死透露
  
         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春天万物复苏,这真是一个适合交往(faqing)的季节,郑居和如是想着。
         接过单子,郑居和浏览着上面列出的采买计划,两人一组,分配的店铺也是东街西街两边,他悄悄地看了一旁的宋居亦,情况还用明说吗?
      两人一组,打情骂俏,买完之后,吃喝玩乐,酒中春药,然后告白,上床睡觉,一气呵成!
  这个想法在郑居和脑中像烟花一般炸开,眉毛忍不住高兴地挑起来,
  ‘’宋……‘’
   抢在郑居和眉毛落下去之前,他看到了暗处尾随的武当弟子,尤其是以黄乐带头,詹师弟打掩护的一大撮八卦团体,闪着比少林脑门还亮的眼睛,再配上贱兮兮的搞事表情,自个儿的一举一动都妥妥地会被这些吃瓜弟子传出去。
    不远处的黄乐奋笔疾书写着什么,郑居和的眉毛就扭到了一起,剑匣里的剑也嗡嗡作响。
    ‘’大师兄,我觉得我跟小棠一组比较合适,宋师弟关于采买的经验少,免不得你多指点他几分。‘’强烈的求生欲望让蔡居诚迅速做出反应。
   为确保郑居和不会当街暴走,蔡居诚只得搬出宋居亦转移他注意力。
    无力吐槽这群猪队友,蔡居诚心力交瘁,带不动带不动,你们找死别连累我。
    郑居和跳过了看起来就脑袋蒙蔽的宋居亦,反问萧居棠道:‘’小棠呢,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蔡居诚赶忙使眼神给萧居棠,好一番挤眉弄眼,萧居棠可算明白了现在的处境,智商也从糖葫芦身上转移了回来
  ‘’是…是这样没错。我跟二师兄一起去,大师兄你带着居亦最合适了。‘’
   大魔王郑居和听到了满意的答案,按下暴躁的剑匣,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居亦,跟我一起走。‘’说罢温柔地牵起宋居亦的手,带着宋居亦往另一条街拐去。    
   宋居亦傻乎乎的回不过神来,就这么跟着郑居和牵着手走,乖巧的模样仿佛听话的小媳妇。
  蔡居诚和萧居棠不由得松了口气,然后又对望了一眼,油然而生贫道早已看破的感慨:这两人绝对有戏,不成的话,小爷我蔡居诚/萧居棠生吞道德经
  
  等到宋居亦跟着郑居和落座于酒楼时,他懵圈的脑子才算反应过来
  ****我都做了些什么!!直接让师兄牵着手走?还是酒楼这种地方??下一步是不是该跟师兄睡一间房的节奏???!
  ‘’以前一直是事务繁多,采买也是急匆匆的‘’,郑居和熟练地给宋居亦摆好碗筷,‘’很久没有单独跟居亦好好吃饭了,看你一路上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是……师兄的饭局肯定是答应的。‘’哪里看出来我是默认了,明显是喜欢你到脑子瓦特了啊
  两人份的菜不算豪华,但胜在心意,尤其是宋居亦看到最爱的松鼠鳜鱼端上桌的时候。夹一块吃进嘴里,果然十分可口。
  宋居亦开心地甩开腮帮子大吃特吃,圆滚滚的脸颊让他看起来活像山间松鼠,抱着松果啃食。对面的郑居和安静地吃着菜,看宋居亦吃饭的模样,心里头就高兴地绞在一起。
  郑居和喜欢的那个人,暗恋的那个人,
  平时吊儿郎当,慵懒随意又不务正业,当褪下一切伪装后,他看的比谁都远,他的心比谁都真
  郑居和对未来的伴侣没有太大的要求,他自个儿就是个好脾气,只求能找个可以让他心安的人。
  自打他意识到好奇转化为喜欢,郑居和就知道,他的余生就是宋居亦了。
   在武当一个人练剑时,郑居和内心也会害怕,害怕宋居亦会喜欢上别的人,如果还没等自己告白,宋居亦这样的傻子就被旁人拐跑了怎么办?
  每每想到这里,郑居和就再也挂不住笑脸,他还不够完美,只因为他舍不得让宋居亦受一点点伤害。庆幸的是,现在他好像察觉到了,宋居亦心悦之人究竟是谁
   ‘’师兄,干嘛非得单独跟我吃饭,不管小棠和蔡师兄了吗?‘’
  被宋居亦的声音拉回酒楼之中,郑居和看了眼风卷残云后的菜肴,稀稀拉拉的就剩两根骨头在盘子里,小兔崽子宋居亦,真是一点也不给他留情面。
   ‘’你人是懒散了些,但待人真诚,又随和机敏,我特别喜欢这样的你。‘’
   ‘’啊?喜欢……我??‘’突如其来的喜欢让宋居亦爆红了脸,即使不是说爱你这样的话,但他的小心心已经急速充气膨胀,不安分的小鹿砰砰乱撞。
  ‘’师弟,你脸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要不我扶你到上面的客房休息一下。‘’郑居和放下筷子,一只手附上宋居亦的额头。
  存心捉弄的郑居和满意地看到宋居亦更加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的解释
  ‘’没有没有!师兄,我没病……只是开心……开心而已‘’宋居亦内心羞涩万分,天哪,师兄真好看,离我这么近,我快要窒息了。
  沉溺在郑居和温柔杀的眼神里,宋居亦的智商已经彻底下线,随风消逝了
   ————我是和谐的分割线————
  
  另一边的萧居棠颇为无聊地跟着蔡居诚在玉器店里闲逛,眼瞅着蔡居诚杵在剑穗那儿选了半天
  ‘’蔡师兄,你这是选老婆本吗?磨蹭这么半天还没结束?‘’
  被‘’老婆本‘’三个字呛到的蔡居诚,怒瞪了萧居棠一眼,‘’毛都没长齐,小孩子家家懂什么?‘’
  萧居棠撇撇嘴,不屑地回应‘’我是小孩子,可是我追宁宁的时候也是挑明了说的,不像师兄你,巴巴地选个好剑穗给邱师兄送去,又不告诉他你的心意,真指望那冰山能理解……‘’还没说完的萧居棠立马被蔡居诚捂住了嘴,被戳穿心意的蔡居诚急于掩饰真相,却忽略了自个儿红到不行的耳尖。
  ‘’胡说八道,我才不喜欢邱居新那个混蛋。剑穗…剑穗只是看在同门的情谊罢了……‘’蔡居诚的反驳真是一如既往地很罔顾事实
   ‘’且不说你只买了一个,可随行的师兄弟还有另外三人的份,难不成被你吃了?‘’聪明的萧居棠得意地抛出自己的推论,‘’而且剑穗上缀的玉石雕的是双鹤缠枝纹,你当我傻得跟宋居亦一样吗?看不出鹤是成双成对?‘’
  ‘’糖葫芦都塞不住你的嘴,真是麻烦。‘’气鼓鼓的蔡居诚买下剑穗后,逃也似的转身出了店门,萧居棠掏出隐藏多时的小本本,露出了大功告成的笑容。
  
  TBC
  —————————
  后记: 好像一不小心就把小宋写的傻乎乎的,真是对不起他呢   貌似全员都diss了一遍他的智商着急(ಥ_ಥ)
            郑居和能说出他机敏这样的话,绝对是有昧着良心和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成分在|ω・)
            这个星期实在很忙,更新超慢估计得拖到周末才能完结了,谢谢小可爱们的点赞
   
  
  
 
  
  
  
  
   
  
  
  
  

评论(3)

热度(100)